“黑色暴利大发PK10”驱使下的“假币真相”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孔博詹奕嘉以广东为源头,以安徽、河南、湖南等省为假币集散地,以省会及经济中心城市为周转地,向周边、中西部

■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孔博 詹奕嘉 

以广东为源头,以安徽、河南、湖南等省为假币集散地,以省会及经济中心城市为周转地,向周边、中西部地区等扩散……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假币犯罪“09行动”专项行动最新战果中,一幅从东中部重点地区沿交通干线向全国辐射的制售假币“路线图”初露端倪。

来自公安部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0月初,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假币犯罪案件2198起,捣毁伪造、加工窝点27个,缴获假币8.1亿元,抓获“09行动”前上网逃犯233名。

巨额假币如何印制、流通?人民币是否出现“高仿真”假币?严打假币犯罪路在何方?记者对此进行了追踪采访。

假币“路线图”在新一轮打击高潮中“现形”

8月11日,因制售近亿元假币,汕头农民许少荣、朱映武被执行死刑。在其背后的犯罪链条中,串联起出资人、管理者、出租场地者、技术员、“中间人”、买假币者、运输者等角色。他们在汕头市潮南区的一个乡间工厂疯狂制造假币,经人介绍卖给购买者,运到河南后再交给下线贩卖,是具有代表性的假币制售“路线图”。  

据公安部打击假币犯罪“09行动”办公室负责人李子勇介绍,目前假币犯罪的态势是由东中部重点地区沿交通干线向全国呈辐射状态,以人口流动性大、现金使用量多的省会及经济中心城市为周转地,持有、使用假币犯罪已覆盖全国各地。

一分彩假币的主要源头在广东,制假“重灾区”则在粤东。记者从广东省公安厅了解到,20世纪80年代,来自境外的走私假币开始从粤东地区登陆传到全国,从1993年开始,粤东开始出现本地印制的假币,假币犯罪进入机器印制、窝点印刷时代。汕尾陆丰市、揭阳市惠来县、汕头市潮南区等地成为假币犯罪的“重灾区”,其中仅揭阳一市,2007年、2008年两年就缴获假币面额1.1亿多元,占全国的15.1%。公安部近日决定,成立“09行动”决战前线指挥部,驻扎粤东,参与指挥重大案件的侦办。

假币犯罪日益“职业化”和“产业化”。据李子勇介绍,假币犯罪分子多以家族、老乡为纽带,结伙作案,形成人员相对固定、分工负责的“产业链”,从广东等地购入大量假币分工出售或使用。安徽警方今年破获的阜阳“2·19”特大购买、运输假币案中,犯罪嫌疑人范某2007年以来多次到粤东的陆丰市甲子镇购买面额共计3000多万元的假币,运回安徽出售,此案抓获的团伙成员达46人。

假硬币也成为新一轮假币犯罪中的新品种。今年7月初,佛山市禅城区警方打掉一个出售假硬币犯罪团伙,缴获1元假硬币22万多枚,重约1.5吨。该团伙将从湖南娄底运一分快三来的假币向佛山市汽车站、火车站一带的部分商店出售,使佛山市汽车站对面形成一条“假币街”。湖南娄底警方根据线索,一举侦破“7·16”系列假硬币案,缴获假1元硬币117万余枚,是公安机关近年来破获的最大假硬币案。

“高仿真”假币能否“以假乱真”?

去年以来冠字号“HD90”、“HB90”的假币引起高度关注,有媒体报道其仿制程度几乎以假乱真,连不少ATM机都分辨不出。然而,国务院反假货币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负责人在9月上旬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目前发现的假币样本来看,尚不存在“高仿真、难识别”的假币。

广东警方在今年5月破获了“HD90”、“HB90”假币案,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副局长钱波表示,这两种冠字号的假币并非传言所称的“台湾版”,而是在大陆印制,也谈不上“高仿真”,就是用普通印刷机印制的,冠字号也可以随时更改,“目前发现的假币都是平版印刷,仿真水平距离凹版印刷的‘超级假美元\’还差得很远。”

许少荣等人仅用3个多月就印刷出近亿元假人民币,而用的设备只是一台四开单色平版胶印机、一台晒版机。据介绍,目前国内假币窝点的生产设备基本都是普通印刷机,其中不少还是“二手货”。用于制作假币的纸张质量也不高,而用于假冒防伪标志的油墨是“制假师傅”自行调试的。

今年3月11日,深圳警方摧毁一个特大制贩假币犯罪团伙,犯罪嫌疑人使用普通的彩色打印机、彩色复印机和电脑,制作出面值200余万元的假币,这是“09行动”中破获的第一起利用普通打印机伪造人民币的案件。

由于平版印刷的假币仿真度低,不法分子往往要对其进行二次加工,以作出类似真币的凹凸感。而二次加工的工艺则更加“原始”,基本都是被分解到农村家庭里面一张一张地手工处理。

随着群众对假币的防范意识和识别能力不断提高,不法分子大多通过调包、大额找零等方式将假币混入流通领域。据广东省公安厅假币犯罪侦查科副科长梁广忠介绍,一些不法商铺在人流密集的车站码头,趁顾客匆忙购物之际用假币换走真币,或以顾客所付的钱是假币为由进行调包;部分犯罪分子利用有人去娱乐场所桑拿、按摩的时机,将大发PK10其衣服上的真钱取走,换成假币,等受害人发现时,为时已晚。

多管齐下铲除假币滋生土壤

许少荣、朱映武等人印制假币所用的设备成本10余万元,但出售800万元假币便获利33.6万元。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副局长钱波说,假币的销售利润相当可观,一张100元面额的假币最初卖两三元,到终端批发之后可以卖到二三十元。正是高额利润的“致命诱惑”,让不法分子铤而走险,顶风作案。

在假币犯罪泛滥多年的广东惠来、陆丰、潮南等地,由于经济落后、人多地少,加之不少人法律意识淡薄,很多参与制售假币的村民根本不知道这是犯罪,而是把加工假币作为“挣外快”的手段。过去曾被称作“假币专业村”的汕尾市华美村,很多小孩放学回家就帮父母加工假币,从小耳濡目染,从而走上犯罪道路。

钱波认为,现行法律对销售、使用假币的行为处罚偏轻,是假币屡打不灭的另外一个原因。除印制之外,使用、运输、销售假币者均不能判处死刑,而持有、使用4000元以下假币的小额买卖,仅处以治安拘留和罚款,“有些人为了逃避法律惩处,一次只买低于4000元的假币,被抓到最多就关十几天。”

广东公安机关认为,假币犯罪不仅直接侵害群众的利益,还严重影响到国家形象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因此应多管齐下,铲除其滋生的土壤和社会根源。

广东省综治委已表示,对反假币工作不力的地区按照有关规定严肃追究责任,假币泛滥的地区实行一票否决。

要加强重点地区的普法宣传工作。钱波表示,必须改变不少村民以为加工假币和加工火柴盒一样的落后观念,让其知道加工、运输、销售假币都要受到法律严惩,如此才能确保不会再次出现“假币村”。

此外,要加强交通运输管理部门、电力、银行等有关部门和行业的联动,监管假币流通。加强公众对真币防伪技术的宣传,提高民众利用肉眼识假防伪的技术和能力。

(新华社广州10月12日电)

新闻推荐

倾力提升铁水质量

本报讯(特约通讯员何俊)9月份以来,攀钢钒炼铁厂以质量文化月活动为契机,针对生产过程中影响铁水质量的关键环节,及时对症下药消除“症结”,努力提高铁水质量,为后部工序进行品种结构优化创造了条件...